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002章 这一次,由得你折腾

  车里。

  气氛压抑、沉重。

  司机一言不发地开着车,空调分明开着暖风,可周身皆是冷气。

  他大气不敢吭一声。

  终于,坐在后面的男人开了口,“查查她,什么情况。”

  嗓音醇厚,沙哑的质感,低低的。

  外面街道飞速后移,灯光一道一道的,落在他身上,忽明忽暗,神情捉摸不透。

  “是。”

  鲁管家点头应声。

  心下,却松了口气。

  这么多年,三爷对司小姐的新闻只旁观、不掺和,对她放任自流,无非就是在赌气。眼下,只要三爷开了这个口,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……

  *

  高架桥上,雪还在飘。

  司笙趁热喝完奶茶,随手一扔,将其抛向距离两米外的垃圾桶,一道抛物线过后,“哐”的一声稳稳砸入。

  “……那你怎么跟他分手的呀?”

  分明在说外公病情的青年,话锋一转,又将话题给扯了回来。

  这场戏拍完,导演忽然宣布收工,司笙捡起地上的板凳往人群中心处走。

  有雪花飘落到眼底,凉凉的,转眼融化成冰水。

  司笙的声音也染上几分凉意,“忘了。”

  “忘了!忘了!你怎么没把自己忘了!”青年气得直跳脚。

  司笙嗤笑一声,问:“你跟你前任怎么分手的?”

  “合不来呗。”

  “那不就是咯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说得好有道理,但这种回应好让人失望啊。

  心灰意冷几秒,青年又重燃希望,兴致勃勃地继续八卦:“那谁提的分手啊?”

  司笙手指去掏车钥匙时,触碰到兜里的暖手帖和纸条,微怔,眼神深长悠远。

  本以为记忆久远,能被尘封,不曾想有些记忆如烙印,轻轻拂开表面一层灰,便是清晰明了的存在。

  片刻后,她淡淡地说:“好像是我。”

  “不是,司笙、司美人儿啊,咱除了长得好看点儿,武力值高点儿,也没啥值得嘚瑟的了。你说说你,有什么想不开的。更何况人家还是有管家配置的,咦,这特么是个壕吧——”

  透过忙碌嘈杂的人群寻见自己的雇主,司笙懒懒出声,“挂了。”

  耳机摘下来,放到兜里。

  抓着板凳,司笙错开人群,走至裹着羽绒服瑟瑟发抖的雇主、程悠然身侧。

  “好了?”司笙问,声音微凉。

  程悠然刚衣着单薄地拍完戏,浑身都冷冻成冰,此刻包裹严实也难以缓解,牙齿打颤,小脸通红。

  听到声音,她动作僵硬地一回头,看到衣着臃肿,未施粉黛、样貌却依旧惹眼的司笙,怔了怔,然后心里忽的蹿起一股无名怒火。

  脸色微变,程悠然冷声呵斥,“司笙,你去哪儿了?半天没见到你人影!”

  淡漠地瞥了她一眼,司笙手里拎着车钥匙,说:“你要没在这遇害的话,就不算我失职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程悠然被她一哽,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准确来讲,司笙不是她的助理,而是她花重金和人情请来的保镖。

  司笙是负责她安全的。

  按理说,司笙这种被封杀的小明星,本该对她构不成威胁……

  可,耐不住司笙长得好看。

  每天跟她待剧组里,穿着不起眼、披头散发不化妆,不惹事不闹事,安安静静地待一边,仍旧惹眼得不行。

  程悠然经常听得剧组的人私下议论,司笙长得如何美,轻松艳压全场,连她在司笙跟前都黯然失色。

  偏偏有司笙在,她才几次躲过危机,死里逃生。这段时日她都得依赖着司笙,纵然对那些言论心里不爽,也得自己憋着。

  咬咬牙,程悠然不甘心道:“但你名义上毕竟是我的助理!”

  “那你让她做什么?”

  司笙看了眼正在收拾东西的程悠然·真·助理。

  程悠然:“……”

  “我在给你看车,省得被动手脚。”司笙慢条斯理地说着,话语一顿,又淡声道,“怪冷的,走吧。”

  说完想走,一偏头,瞥见程悠然被冻得直哆嗦的怂样,顺势一抬手,将羽绒服的帽子掀起来,直接罩在她脑袋上。

  程悠然咬着唇,一下就没了脾气。

  不多时,司笙、程悠然,以及助理柳玉,便顺利离开剧组,上了保姆车,离开。

  殊不知,导演盯着显示器,拿着手机久久难以回过神,喃喃嘀咕:“这凌总亲自派人来电话,到底为了谁啊,非得提前收工……”

  *

  独栋别墅内,三楼书房。

  凌西泽坐在办公椅上,翻看着文件,眉眼压着股冷意,分明心不在焉。

  视线落在窗外,地暖将一墙之隔分开两个世界,室内温度正好,室外大雪纷飞,不过短短俩小时,积雪就在树梢压了厚厚一层。

  叩。叩。叩。

  书房的门被敲响。

  “三爷。”是鲁管家的声音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凌西泽出声,语调微冷。

  鲁管家推门而入,手里拿着一个信封,他恭敬地递到凌西泽跟前。

  “司小姐现在是给风林娱乐旗下的程悠然当助理。不过,表面上是助理,实际上应该是保镖。最近程悠然惹上一些麻烦,司小姐暗中帮了不少忙。”

  鲁管家又道:“两年前,世恒的王总想潜司小姐,被打伤了。之后司小姐遭到封杀,所以才没再拍戏的。”

  闻声,凌西泽眸色一凉,手指挑开信封。

  一堆照片洒落出来,主人公皆是所谓世恒王总,被定格的画面里,丑态尽出。

  他看了鲁管家一眼。

  鲁管家做出不苟言笑的架势。

  “除了这些,还有他私吞公款的证据。”

  将信封往桌上一丢,凌西泽声音微沉,裹着股狠劲,“交给卿宿处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鲁管家微低下头,眉眼隐现笑意。

  眼底怒意未减,视线又落到窗外,凌西泽盯着那鹅毛大雪蹙眉,“收工了吗?”

  鲁管家忙道:“收了,现在司小姐应该已经回了。”

  片刻,凌西泽眉目一松,尔后,又紧了紧。

  司笙……

  这一次,由得你折腾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本文于八月六日更新。

  求支持,求评论,求收藏。

  *

  说一下吼。

  前两章全部修了一遍。

  先前是因为一直在写《王牌》,写言情就打算创新,写点另类的东西。

  不过墨墨这文不能写,现在只写言情啦,所以得好好写,大纲人设全部推翻,重新开始。

  个人觉得新版本比先前的都好,敬请期待,么么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