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正文 第一章 破庙

作品:不灭道心|作者:木羊羽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5-06 01:40:29|下载:不灭道心TXT下载
  韩牧一行人,用手擦了擦汗,向远处望去:“大家都休息一下吧,这玄阳城附近的天气也太他娘热了!”只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马声,定睛一看,来人将近二十来岁,虎背熊腰,一身腱子肉,一看就是练家子,看起来就凶神恶煞的,但是骨子里透着股憨劲儿。“大哥,前面有座破庙,咱们进去休息下吧,天也快黑了。”韩牧抬头望了望天:“行吧,你前面带路,算下时辰,明日午时估计就能到,这批货物可不能丢失,不然你我都担待不起。”

  韩牧,韩锰两兄弟本是落月城中的韩家分支的子弟,从小习武,练的一身精炼的外门功夫,可惜将近三十岁了,还未开心窍,凝结心丹,一生的成就也有限了,忍受不了家族中人的白眼和冷落,流落到做起了这个刀头上舔血的买卖。

  所谓心窍为心神之窍,心藏神,沟通心神,以心神为主导,沟通天地源力为己用,凝结心丹,是为先天。心丹分为先天心丹和后天心丹,先天心丹又已七色心丹为首,但是玄天大陆千万年来,拥有此品级心丹的万不存一,个个都是人中龙凤。

  大部分先天心窍多为历代宗族血脉传承,所谓一出生便决定了一生的命运,是为天之骄子!后天心窍多为靠后天内力修炼为主,依靠修炼体外部功法,磨练自己的精神和心性,最后依靠内步真元冲破心窍,精神以之引出心力,凝聚心丹,但是到此处以十不存一,寥寥无几,轻则内力尽失,终身残废,重则五脏六腑爆裂而死;所谓修炼一途,逆天改命;如果人过三十,他还未入先天之境,未来哪怕侥幸突破了,成就也是有限的了。

  破庙之外,韩氏兄弟二人,吩咐手下们小心翼翼的把货物卸下的时候,突然在韩锰从身后出现了一个七八岁左右满身脏兮兮,穿着破旧长衫的小乞丐,蓬头垢面的,躲在镖车后面,眼睛一个劲儿的转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“哪里来的臭小子,滚一边去!”韩锰虎眼一瞪,一提手便要向那小孩抓去,谁知这五六岁大的小孩,比泥鳅还要滑溜,一个闪身,就躲到镖车底下去了,又一个闪身,就跑到韩牧身后去了。看着韩猛吃瘪,满脸瞬间通红,韩猛手下的一行人无不哈哈大笑,“哈哈,想不到二当家的你也有对一个小毛孩手上吃瘪的一天。”说到这里,韩牧突然瞪了他一眼,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,那人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“我……”

  “少说两句吧,叫你多嘴,还敢在韩爷面前提那家的事儿!”旁边的人赶忙用胳膊怼了怼他。

  韩牧摇了摇了头,他这二弟,心眼倒是不坏,就是容易心急气躁,作为大哥,也是对他这性子没办法,“二弟,你跟这小家伙置什么气呀,大家手脚麻利点,快点吧货物卸下来早点休息吧,明儿一早还要继续赶路呢。”

  韩牧转头又望向那个后面的小家伙“小家伙,这方圆几十里的,荒芜人烟的,你家里人呢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小男孩一边用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一边用手指着前面的庙里奶声奶气的说到,“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我名叫周逸,你们也可以叫我逸爷!,你们要想再这里留宿,是不是多少要给点呀?”

  韩牧一听,哭笑不得,这句话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口中说出来格外的喜感,蹲下身来想要用力揉一揉面前这小孩的头,玩味的说到“啧啧,你这个小子,这是你破庙是你家?那你先要什么呀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周逸一个健步后退,躲开了韩牧的韩牧的手,脸上竟然露出了谄媚的笑容,眼珠子一个劲儿的转,伸出左手的3根手指,“3块凡品心源石!少一块不少!”

  “嘿,你这小鬼,你知道3块凡品心源石能买多少东西吗?”

  九州大陆上,除了凡人使用了金银币以外,心源石乃是大陆通行的硬货币,魂石不仅平时可以用来作为货币使用,更是修行者修炼心魂力最重要的东西之一。

  魂石也分凡品心源石,中品心源石,极品魂石还有那传说中的圣品心源石。心源石不但能辅助修炼,甚至能在生死忧关的时候快速回复体内心魂力。

  “这就不用爷儿担心了,给是不给,一句痛快话,老头子说了,这是你们的机缘,错过了莫要后悔哟。”说罢,他还转过身去,45度仰望天空,装做一副高人模样。

  “小子,刚才没揍你,皮还痒着是吗?”不等韩牧说话,韩猛说着就要往前去抓他。 “二弟,休得胡闹!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,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!”说罢,他半信半疑地往这坡面里瞄了一眼,虽说这他也是走南闯北的过来人了,一个小孩的话,又且能让他当真,不过这小孩,刚才的所作所为也让他觉得也有点奇怪,莫非这破庙里面真另有玄机?

  “小友,你且过来,你刚才说到的老头子是你什么人?”

  “老头子就是老头子,一个天天神神叨叨的老头子而已,这糟老头子该死的昨晚还抢了我半只烧鸡,这个老不羞的。还不是看你还顺眼的话,我话都懒的跟你说,他刚才见你们过来,他叫我出来领你们进去,你们进去便是。”周逸一边说着一边还一边来到了镖车的箱子前面,用手拍了拍,问道“这里面是啥好吃的吗?”说着还抹了抹口水,看着像是饿了好多天的样子。

  “那个那个谁。”指了指旁边一个瘦瘦高高的人,“你那里有好吃的吗,爷今儿还没吃饭呢,饿死了。”

  “你!”那人刚想要骂出去,“拿两块烧饼给他吧。”听到韩牧的话,手下那人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从怀里掏出两块烧饼,递了过去,“啧啧,en~。”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,没几口两块烧饼就进了他的肚子里了。

  “恩,一般般吧,虽然难吃点,勉强凑会儿着吃点。”说着,还不忘把烧饼留到手指上的油舔干净。

  “还愣着干嘛呀,进去呀,天都快黑了,门口过夜吗,别忘了我的3快凡品心魂石”,说着一转身,又往庙里走进去了。

  “韩大哥?这?”底下的下属也摸不着头脑,都望着韩牧。

  韩牧看了看,镖车上的货物,又看了看周逸走进去的背影,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万事小心为主,直觉告诉他,小心准没错,这也是他带领他的镖局一直活到现在的根本。

  “你们且在这里守着,我一个人先进去看看。”丢下这句话,他便大步朝破庙大门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