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外号丧狗的男人

作品:无限求生直播|作者:沉渊之龙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5-03 15:06:26|下载:无限求生直播TXT下载
  从光明到黑暗,然后在黑暗之中无限的漫游,最后看到一抹光,抓住那抹光……

  这里是一座荒岛,具体在哪里不清楚,只知道这座荒岛,保持着绝对的原始形态。

  沙滩之上,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。原本的他一动不动,却突然一个翻身,戒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,然后就这样呆滞在那里。

  “我……为什么会在这里……”年轻人的情绪,很快就调整过来。随即意识到情况不对,看了看双手,又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我……变年轻了?”

 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,他还是一个五十三岁的中年人。然而,现在他感觉,自己仿佛回到了二十来岁时,那个巅峰时期的自己!

  随意挥舞一下手脚,把身体活动起来,让自己保持在最佳的状态,这样做总没错!

  有过那么一瞬间,怀疑过这不是自己的身体。毕竟最近网文一直流行穿越什么的,不过在看到手肘上的那道伤疤后,这个疑虑就自然而然打消了。
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一架无人机从远处飞来,来到他的面前,然后就这样静止不动。

  “嗯?”男子看着无人机,发现上面挂着一封信函,上书‘丧狗亲启’四个大字。男子,也就是丧狗,伸手摘下那封信函。他很清楚,这一切的答案,应该都会写在上面。

  打开信函,上面却是一份合同,主播合同。

  “这真是为难我丧狗了!”丧狗苦恼,读书看报没问题,咬文嚼字那是要他老命。

  这份合同乍眼看上去,是一份主播合同,让他每隔十天,进行一次直播。在不同的环境里面,求生一段时间。至于这个无人机,便是配备的直播设备。

  只是里面许多东西,他看得云里雾里,也就是两点是最明确的:自己还活着,不过随时可能会在直播之中死去;这份合同的签字栏上,乙方这里,歪歪扭扭写着‘丧狗’二字,还有一道指纹,他猜那绝对是自己的指纹。

  同时还发现,信封内侧还写有一些文字,指引他向东边一百米的椰子树移动。按照上面所写,新人礼包和本次直播的任务内容,都在那边。

  “到底是哪路神仙,这样折腾我丧狗?”丧狗试着朝无人机喊了一声,只可惜这家伙似乎除了自动追踪自己外,不会有任何反应。

  尝试触摸它,一股电流席卷而来,电得他浑身发麻,只能乖乖放手,骂一声“晦气”!

  一屁股坐在地上,考虑了大概十分钟上下。丧狗最后还是决定接受这份合同,这人情债里,最难还的就是‘救命之恩’这玩意,哪怕根本没征求过他的同意。有恩不报,这就是不道义。狗爷的原则是做人可以混一点,横一点,但不能不道义!

  不过,要让他向那些观众献媚,卖萌什么的,他可做不来!这样也好,反正合同里面,也没让他必须要吸引多少人注意,获得多少人气……

  一百米,并不远,一分多钟就能走到。椰子树下,一个箱子放在那里,没有上锁。打开箱子,第一眼看到的,是一把折叠起来的工兵铲。

  “这算什么,支持国产吗?”丧狗眉头一挑,不过这玩意很实用。而且这还是特制版,硬度和锋利度都没得说,在上面摸一摸,他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
  “前几年总有人喜欢在车子上放一把棒球棍……一群傻X。”丧狗把工兵铲稍微组装,拿在手里,这完全是小号的工兵铲,分开折叠的话,一个小手包就能装进去。

  这玩意放在车上,根本不显眼,需要的时候简单组装一下,直接拿起来就能用,比那什么棒球棍要实在得多!拿着挥舞了几下,这手感可以!

  两包压缩饼干,一瓶矿泉水,一个户外小背包,里面空荡荡的。作为新手礼盒,丧狗直接吐槽起来:“还真是有够寒酸的!”

  一张卡片,记录了这次直播的任务:热带荒岛求生,时间10天。

  意思很明确,只需要在这座岛屿上面,存活十天即可,似乎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,食物只有两包压缩饼干,最多两天的伙食,省着点三天;淡水不足,需要另外收集,或者说头号任务就是要找到淡水。

  没有点火器,点火需要自己解决,也多亏丧狗是个农村娃儿,否则估计真没辙;最关键的一点,这座荒岛,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吗?!

  土著,或者猛兽!丧狗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得到,这10天的求生,绝对不会简单!

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无人机的镜头开启,丧狗也注意到了这点。显然,这意味着这次的直播,从这一刻算是正式开始!

  在浩瀚的互联网世界,好几个直播平台上面,突然多出了一个直播间。直播间的名字,叫做‘狗爷的荒岛求生之旅’。在这之前,各大平台的都未曾出现过,类似这样的直播间。

  或许是被这个奇葩的标题所吸引,于是也有个别的观众,开始进入这个直播间:

  “发现一个奇葩的直播间!这里是直播什么的?”九日凌天。

  “诶哟,主播还是一个小鲜肉!好帅!”钕砉

  “本来以为是动物秀,这直播间是什么情况?”半朵云心

  “二十来岁就称爷,这小子够嚣张的!”白云已消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许多平台陆续传来三三两两的弹幕,不过人数并不多,寥寥也就那么几个,十来个这样。直播的热度,从几年前开始火热,到现在已经冷了许多。

  一个新开的房间,想要吸引水友的注意,已经非常困难。很多人其实就是冲着荒岛求生四个字过来的,在直播平台里面,这样的直播间还从来没有,若有足够的新意,或许能够火起来。

  无人机的镜头也是屏幕,此刻丧狗就能看到,上面稀稀拉拉地出现一些弹幕。

  “…………”丧狗看了几眼弹幕,然后就没有再理会。他又没必要在意人气的问题,根本没必要向观众献媚。

  索性直接站起来,到处走走,当务之急,还是要快点找到淡水好一些。

  他那么一声不吭转头就走,直播间里的水友顿时就出现两极分化。有人觉得这个主播太冷,直接退出直播间的;也有些觉得主播高冷,再加上对直播间好奇,打算继续看看的。